2019年06月11日 星期二
新聞搜索: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信息化平臺 >> 信息內容
找錢越來越難 上門服務O2O提前“入冬”?
新聞來源于:中國信息協會 發布時間:2015-08-25 15:26:05 瀏覽次數:1665
 
  如果在一年前,很難想象有這些事情發生:車子臟了,洗車店上門來給洗車;宴請朋友,喊廚師上門來燒;工作累了,點個推拿師來按一按;不想自己洗衣服,還有人來收走臟衣服……
  今年以來,互聯網上門O2O服務的出現用雨后春筍來形容實在貼切不過,從家政、洗車、洗衣、寵物到美甲、推拿、美容……幾乎與生活服務相關的領域,都出現了這種全新的互聯網企業。
  看起來,燒錢是獲取用戶的最快捷徑。通過免單、補貼券、1元、9.9元等各種“白菜”般的價格,這些上門O2O迅速積累了可觀的用戶數,快速達到品牌擴張,也引來了投資人。
  “錢燒完了怎么辦?”每次與這些上門O2O類的公司交流時,記者總是暗自替它們的未來擔心。
  不論是真的鎮定,還是假裝淡定,這些創始人在面對采訪時似乎都在回避這個問題。
  而如今,這個“狼來了”的故事真的要發生了。
  樣本1
  “靜博士”:本土最牛的美容店
  開始做起了上門服務
  金小姐和大多數白領一樣,每天要在電腦前坐一整天。前幾天她在刷朋友圈時看到閨蜜曬的圖,有美容師上門做肩頸舒緩。
  于是,金小姐也下載了這款名叫“喜鵲來了”的APP。本以為是隨叫隨到的,沒想到要提前預約。客服的回應是,“我們的APP在公測階段,現在領優惠碼只需要7元,所以預訂的客人特別多。”
  三天后,美容師上門了,推著一個紫色行李箱,箱子里是一會兒要用到的床單、枕墊、按摩精油、消毒酒精等等。
  50分鐘的體驗后,金小姐的感受是,如果有時間,還是去美容院吧。美容產品的單項服務里,其實大部分的增值服務都在于環境以及服務。在家里完全沒有美容院里的放松和享受,也沒有美容院的各種設備。
  和美容師聊了聊天,金小姐才發現,原來上門服務的美容師就是自己常去的“靜博士”的。今年他們也做起了O2O,還特別開發了這個“喜鵲來了”的APP。
  但凡杭州的女人都知道“靜博士”。這家美容店線下門店已經擁有4.5萬名會員。靜博士副總經理、互聯網中心負責人楊智昌告訴記者:“我們不會在APP上做很豐富的服務項目,會很精簡。現在‘辦公室一族’的肩頸出問題的很多。所以我們提供的服務就是以護理頭肩頸放松為主。” 楊智昌也坦言,很多線下店都開始做“互聯網+”,但其實“互聯網+”的快餐并不好吃。
  樣本2
  “愛狗團”:從估值千萬到一無所有,只在一夜之間
  “愛狗團”創始人夏軍去年4月開始上線一個項目,到今年1月終于敲定的投資。天使投資人原計劃投資1000萬元,出讓20%股份,項目估值5000萬元,分批到賬。
  “7月底,我去了北京談A輪,沒想到談著談著把天使輪談沒了,投資人告訴我:我可能不能繼續投你了。”夏軍說,當時他人都傻了,整整一個晚上躺在床上,希望這是一場夢。
  這意味著,未來三個月都發不出工資,還可能要搬出現在的辦公室,全體員工換到一棟大房子同吃同住;如果三個月后拿不到投資,那項目就掛了。
  像夏軍這樣的創業故事還有很多。
  樣本3
  “推推熊”:砸錢越來越多,拿錢越來越難
  “推推熊”是杭州本土的一家做上門推拿互聯網企業,創始人徐曉富是傳統足浴行業出身,為這個項目前期投入了上千萬元。盡管如此,他依然覺得錢不夠用。
  光上門推拿,杭州本地就有四五家之多,幾乎每家都打著首單1元的促銷,日常的訂單收入均歸推拿師所有,且還要支付他們各種補貼。
  “哪天你中止了各種活動,一下子就會被其他同行給趕超,因此在不斷開發產品的同時,還得把補貼持續下去。”聯合創始人殷成龍給記者算了筆賬,截止到目前,他們用在補貼上的花費已經占到了所有投資的60%以上,這還是保守的數字。
  為此,“推推熊”早已開始尋找新一輪融資,目前已經差不多談成了A輪3000萬元的融資。
  對于上門O2O項目的創始人們來說,找錢成了這個項目成敗的關鍵所在。但不幸的是,這個錢卻是越來越難找了。
  “現在融資蠻難的。”殷成龍感嘆道。他說,投資者雖然不會對項目何時盈利作出時間上的要求,但其他方面要求還是蠻多的,一旦達不到某個階段目標的話,后續投資很可能拿不到手。
  樣本4
  “哲學狗”:上門洗狗成本太高改做寵物寄養了
  杭州做寵物O2O的康有或,今年2月開始試水寵物用品微店,后轉型做時下最熱門的給寵物上門洗澡。為了爭取更多用戶,他們每次給寵物洗澡的費用比實體寵物店要便宜不少,且新用戶還享受相當于白送的服務。
  如果這個創業項目要積累一定用戶量,前期金錢投入不在少數。于是,康有或開始四處“找錢”,并參加了不少創業比賽活動,希望以此得到投資人的青睞。
  可一直到6月份,他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投資者。康有或開始考慮自己的商業模式。“上門洗狗的成本太高了,其實不符合賺錢的邏輯,所以我現在開始轉型做寵物寄養,在余杭找了一塊地,打造一個寵物度假地的概念,并提供寵物寄養接送服務。”
  現象
  瘋狂“燒錢”之后
  越來越多的O2O公司
  關門大吉
  上門O2O燒錢到底有多么厲害?估計任何人都無法給出一個標準答案,甚至是接近的答案也沒有。
  前幾天,美團被曝上半年月虧損約6億元,相當于美團每進賬1元錢,同步凈虧損2.7元錢。原因其實很簡單,美團核心業務“美團外賣”為每單外賣進行了8—10元不等的補貼。
  “美團外賣”如此,“百度外賣”、“淘點點”等也是如此,即使有著BAT這樣的“金主”做靠山,也頂不住這樣的“玩法”。
  近日,網友發現,“餓了么”外賣平臺的配送費漲了,會員卡提價了,補貼也變少了。
 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上門洗車O2O領域。
  這兩年來汽車后市場掀起了一股創業熱潮,免費或超低價洗車,成了車主們爭相享受的服務,杭州也同樣有過一陣子“一元洗車”的風暴。
  上個月,北京一家擁有數萬用戶的洗車平臺宣布倒閉,之前已經有云洗車、嗒嗒洗車低調關張。
  “我們的上門洗車業務也在近期進行戰略調整,原來的上門事業部變更為新業務部。”杭州本土的養車點點創始人費舍對記者說。
  另外,7月底,美國家政O2O鼻祖Homejoy宣布正式關閉。此前,其業務也擴展到了多個國家,融資都是千萬美元級別,但依然逃不過燒不起錢的命運。
  瘋狂“燒錢”之后,越來越多的創業企業開始“歇菜”。2015年初,拒宅網、找好玩兒、徒步狗旅行、果凍旅行等旅游O2O扎堆死亡,呵護網、36號教室、助考幫等教育O2O先后關門,房屋網、程途網、億言堂等房產O2O也落寞而去。
  一大批O2O項目“死亡名單”中,不乏有大量的杭州創業公司。
  分析
  上門O2O提前入冬了?
  任何創業項目的終極目的,都是為了賺錢。而上門O2O要想在同類項目競爭中脫穎而出,眼下都必須先經歷“花錢買用戶”的過程。
  于是,賺錢和花錢,這對矛盾體同時出現在了互聯網O2O項目之中,而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是融資。
  如果說在過去一年,記者采訪創業公司,滿耳刮到的都是“風投來了”的好消息,那時隔一年之后的今天,只有在某些領域排名前幾位才能拿得到融資。
  有人說,對于上門O2O來說,創業投資直接跳過了 “深秋”,迎來了 “冬季”。
  “我們早已經拿到了一筆錢,可以儲備兩三年之久,用來過冬。”杭州一家小區社交APP“有鄰”的創始人楊仁斌透露說。楊仁斌所謂的“過冬”,就是指創業者要想繼續從投資者口袋里掏錢不再那么容易。
  然而,記者采訪的兩家投資機構都不贊同“過冬”一說。他們認為,資本投入并沒有變化。而之所以投資變謹慎,是因為創業投資開始回歸理性,不再是一窩蜂而上。
  記者從IT桔子提供的投資數據來看,2015年1—7月,IT業整體完成融資1706筆,比去年同期增長了30%。而從融資規模來看,這一階段的融資額已經超過了2014年一年的融資額。換句話說,無論是從融資數量還是融資額上看,的確如投資機構們描述的一樣“沒有變化”,仍保持著正常的增長。
  但有投資者透露說,本來今年二季度的市場熱度會下來,但正好碰到A股高點,又把市場托起來了。
  不過,據ChinaVenture 的數據顯示,單看2015年二季度,互聯網行業VC/PE融資事件規模為37.89億美元,環比下降50.36%;融資案例數量222起,環比下降10.84%。
  從今年下半年開始,創業企業的融資變得不易,尤其是上門O2O項目一旦資金鏈斷鏈,只有關門大吉一條路可走。
  一位互聯網創業項目的創始人認為,資本來源收緊也是很關鍵的一個原因。“A股市場讓很多人民幣基金受到沖擊,投資人口袋里的錢一縮水,再掏出來砸創業項目就開始不舍得了。”
 
協會介紹 | 協會新聞 | 兩岸動態 | 會員風采 | 地方動態 | 政策法規 | 信息化平臺 | 工會黨支部 | 培訓信息 | 合作辦學 | 會員動態
版權所有 2013 ? 廈門市信息化協會 Copyrihgt 2006 m.muxiongzheng.com All Right Reserved
地址:廈門市湖濱北路振業大廈五樓 郵編:361012 備案:閩ICP備09028814號-1
電話:0592 - 5097199 傳真:0592 - 5065585 網站設計: 石子
管理登錄 技術支持: 福龍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免费的大乐彩票交流群 灵武市| 翼城县| 德钦县| 嘉祥县| 太白县| 墨竹工卡县| 来宾市| 郁南县| 周口市| 安仁县| 虹口区| 城口县| 威宁| 固阳县| 甘洛县| 吉木乃县| 集贤县| 宣威市| 丰县| 凤山县| 涞源县| 逊克县| 兰坪| 顺平县| 徐闻县| 印江| 安陆市| 建水县| 朝阳区| 集贤县| 肇源县| 偃师市| 铜川市| 宜春市| 开原市| 连平县| 台中市| 天柱县|